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系之舟的博客

泛若不系之舟 随遇而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独自逛荡,不入圈子。

絮絮叨叨  

2011-06-08 18:49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今晨电闪雷鸣,被惊醒后,突然想起从海林回来时也正在下雨。一辆警车从我们旁边疾驰而过,后面装有栏杆,栏杆里有一犯人,一瞬间感慨很多。同样是人,有坐在前排(领导,带队执行任务肯定不会轻松),有坐在中间(押运的干警,执行公务马虎不得),有坐在后面(犯人,暂时的放风还关在笼子里,等着他的仍然是监狱),还有我悠闲自在地坐在客车里,欣赏着茫茫雨中那刚泛绿的远山中那一簇簇一树树的白花(同事说像斑秃)。位置很重要,自由更重要!    

       高考占校,小宝贝回到家,家里充斥着他那破铜烂铁的音乐。幸好他也迷上了张雨生,我和大宝贝也就跟着怀旧了一回。我最喜欢〈你知道我在等你吗〉,大的喜欢听〈我的未来不是梦〉,小的喜欢〈一天到晚游泳的鱼〉我还真希望小的能变成一条鱼,我情愿把他放在鱼缸里,看一天到晚的游,至少我能落个耳根清净,也不用操心那么多的事情。问他将来想从事什么样的工作,他也说不清,还是一片迷茫。看他瞪着眼白话民谣和乐队什么的还头头是道,我暗想将来没准儿做个电台DJ,那样也不错嘛。

       休假得有个休假的样,得把不咸不淡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的。从小就有趴窗台读书的习惯,现在住楼了,这窗台虽然有点高,但还是可以边读书边卖单儿的。自从前两天和姐姐作主给老妈换了个楼,那楼就在我的对面,也就是我的眼皮低下,更确切的说是姐姐家那幢楼的二楼,在她的手边。我的眼睛现在有事没事就总瞧那楼,从上到下,挨个打量着。顶楼那家也在卖楼,红红的一张大纸宣告着主人不需要这房子了,看上去凄凄惨惨;五楼阳台晾着几件大人的衣服,再没有别的特征,四楼晾的是儿童衣服,一看就知小日子过得不错,很温馨;三楼阳台被厚厚的窗帘遮着,阳台本来就是人与外界交流的地儿,现在已经都是封闭的,够憋闷的了,还弄个帘遮得严严实实的,看来这家主人不愿意与外界接触,尽管在帘与玻璃窗中间挂了一个大大的红红的中国结,但我也不买他的帐,那中国结一定是室内没地儿挂了,而且不是自己买的,不然不会挂在阳台里,自己又看不到。我并不想偷窥别人家,但也不想有不被信任的感觉;最后是一楼,阳台被铁栅栏封着,整整一幢楼都那样,简直就是把自己圈在笼子里,这样的房子我情愿不住。

       再说咱家二楼,与别家无二致的白色扣板包的阳台,白色的塑钢窗。因为已经被旧主人卖了,新主人还没搬进来(旧的未卖,这边只先交了定钱,懂事的弟弟和弟妹推迟了买车计划,亲朋都主动要借钱给我,很感动。)很冷清,但再过几天就不会了,我不会让它成为仓库更不会让它成为可有可无的地儿,我会把它美化成一个小花园,不只是阳台,和姐姐没事就凑在一起商量怎么挪动。我就在想,这人还是要有想法,有想法还要敢于去做,而且在做设想时那心境是美的,是快乐的。

       克里希那穆提让我更加头脑不清醒了,更分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美了。还是我的七彩千年木好,让我一剪子下去,截为两截,看看能再生出多少小木来。用朱光潜的说法,我这是从植物学家的角度在研究这七彩木,属于科学试验,但我最初可是从美出发,因为欣赏,想让它更美才痛下杀手,能不能活还不知道呢!

       外甥女高考,姐姐去陪考,我只好一个人去做足疗,顺手带了一本小书。给我做足疗的女孩子应该是那种白化病人,头发金黄透亮,脸白白的,很秀气的女孩儿,也很会说话,给她读了两段有意思的文字后,自然有了延伸的话题,她很从容、自信,我欣赏她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2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