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不系之舟的博客

泛若不系之舟 随遇而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独自逛荡,不入圈子。

再 别 呼 兰   

2008-03-26 18:43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(又是一年清明时......)

十年后,我又来到了呼兰,来到这座因箫红的《呼兰河传》而闻名的小城。再次踏上呼兰河桥,心头依然涌动着酸,始终萦绕着挥之不去的痛。

第一次来呼兰,是来探望即将不久于世的父亲。爸爸是个很有才干人,偏偏改行办实体,结果失败了,很惨,他宁死也不愿回老家来。我们做子女的只得遵从他的意愿,分头去看望他。那时交通还不便利,我独自在哈市候了两个小时的车,又在不安中抵达呼兰县城,只记得呼兰河水面很大,云很低,天是阴沉沉的,正如我的心情一般。

去父亲那儿的车已经没有了,正当我无助的四下张望时,公用电话亭那有一个军人,正打电话让家里来车,因路过我要去的地方,便与他商量,捎上我一程。下车时,我把二十元钱放在车座上,说是让他买盒烟。我很后悔自己的做法,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接受人家的好意呢?慷慨的接受是一种美德,只可惜我当时并不知道。

爸爸见到我,兴奋的对屋里的人说:“看!我二闺女来看我来了”。那种眼神就象是在寒冷的冬夜见到了火光,我一回想起来就心痛不已。

我搂着爸爸瘦得皮包骨的胳膊,望着消瘦的脸,这还是我的爸爸吗?生病前的爸爸高大魁梧,神情冷峻,目光睿智。我泪流不止,过了好一阵子,才止住哭泣,将简陋的房间里里外外打扫干净,将凌乱的简易碗柜清理出来。爸爸这是过得什么日子呀!

爸爸觉得让我住条件这样差的地方,很是不安,怕冻着我,一个劲的给我加被。我睡不着,便陪他聊天,告诉他我刚买了两本散文,一本是林语堂的,一本是梁实秋的,爸爸笑了,说他们俩都是鲁迅的笔敌。这是爸爸最后教给我的东西了。那两本书一直是我的最爱,因为与爸爸有关联。

第二天早晨,不知爸爸什么时候起来,买来一块羊肉,说二闺女来了,要吃点好的,我默默地和面、拌馅、撵皮、包饺子…..爸爸吃了好多饺子,还一个劲的说好吃,他是吃给我看,让我放心的离开。现在我最喜欢包的饺子就是羊肉香菜馅的,包时可以细细的回忆爸爸,回忆他守在我身旁的感觉。

爸爸将我送上回哈市的客车,画面最后定格了,一条尘土飞扬的乡村公路,路两旁边的杨树在风中呜咽,路的中央,侧立着一位老人,披着外衣,清瘦但气度依然,只是没有向车驶离的方向张望,一定是泪水也模糊了他的双眼。一路上我一直在哭,终于可以恣意的哭了,哭有家不能回的爸爸,哭无能为力的不孝的我,在这离爸爸越来越远的路上,四周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人,就象与世隔离一般,泪水洒过呼兰桥。

再来呼兰,只为看一眼呼兰河,靠近一下父亲最后的生活地,悄悄的揭起记忆的一角,聊以排解对父亲的思念之情,没有勇气再去那个伤心地,记忆中那被风吹动的花白头发的父亲的侧影,栩栩如生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